您当前的位置: 首页 > 生活

专车公司先涨价再优惠把乘客当傻瓜专车滴滴

2019-01-31 08:11:30

专车公司先涨价再优惠:把乘客当傻瓜 - 专车,滴滴,Uber

继滴滴“悄然涨价风波”之后,广州本土一款专车因“先派券吸粉,再悄然涨价”而广受本地乘客诟病。与前者不同的是,这一本土专车采取预付费模式,乘客充值后遭遇涨价也无法退款,只能干吃哑巴亏。随着专车市场陆续吸引新的融资,新一轮“烧钱大战”或将引爆,竞争加剧也可能带来“磨刀霍霍向乘客”的负面效应。业内分析人士指出,市民创新出行方式已逐渐养成,各路专车也该进入成熟的口碑竞争体系,把乘客当傻瓜终将遭遇“粉转黑”出局。获赠100元86元还给专车公司“送了100元乘车券,然后就单方面提价,本来可以乘车20次的,现在只能乘14次了,专车的花招越来越多了!”打车族齐女士向本报报料称,她在一家专车公司充值了200元车费,对方承诺“买200送100”,随后在齐女士打车账户中送了100元优惠券。但刚充值到账不久,该专车就单方面提了车费标准,瞬间令齐女士的乘车优惠“蒸发”了。齐女士说,她的乘车行程比较固定,6公里多、费时约20分钟。按充值时“0元起步价+1.1元/公里+0.4元/分钟”的车费标准,每次行程的计费金额约为15元,用一张5元的优惠券,再用充值金额付10元。这样算起来,200元的充值加100元的赠券,大概能享受20次专车服务;但充值后专车单方面涨价为“0元起步价+1.4元/公里+0.45元/分钟”,同样的行程,计费金额涨到了19元,别看仅仅涨了4元,事实上还暗藏玄机:把三分之一的优惠券都作废了。原来,涨价之后,每次乘车扣除5元优惠券,齐女士得从充值余额中支付14元,实际支付上升了40%,这还不算,由于200元余额只能支付14次14元,用掉14张5元的优惠券,等于剩下的6张5元优惠券也作废了。也就是说,提价后齐女士的专车账户“损失”了56元的余额和30元的优惠券,合计86元又还给了专车公司。齐女士又计算了一下,在“不赠券、不提价”的情况下,200元充值可以乘坐13次专车,比“赠券+提价”仅仅少了1次。齐女士在朋友圈晒出自己的账本后,许多朋友在评论中纷纷表示“中枪”。有同样经历的乘客表示,这家公司车不多,经常下单后需要等很久,但是看在优惠力度比较大的份上,也忍了。现在单方面提价,一点契约精神都没有,用完余额后也不想再充值了。“预付费模式”遭遇单方面涨价乘客吃哑巴亏了解到,齐女士和朋友们所购买的乘车优惠券来自一款名为“我有车”的专车,车型是该品牌主打的实惠型“百家乐”。与滴滴快的、Uber不同,“我有车”是广州本土的专车公司,虽然很少在等社交平台上刷屏式营销,但“烧起钱来”也绝毫不含糊,平时主要以在商业活动中派发优惠券等形式吸引广州本地街坊消费。许多打车族正是参加了该专车公司的优惠活动后“路人转粉”,但很快就发现了优惠券背后的价格猫腻,于是“粉转黑”。调查中有不少打车族告诉,他们发现广州的专车市场正在经历着一场“近身肉搏”。前不久,滴滴快的、Uber等专车的实惠车型推出0.99元/公里等优惠后,“我有车”很快就将原价“1.5元/公里,0.4元/分钟”降低为“0.95元/公里,0.35元/分钟”,以争夺广州本地市场;然而不久之后,各路专车又都纷纷取消优惠、悄然涨价。即便都是“先优惠吸粉,再变相涨价”,但调查中许多打车族向反映,“我有车”的涨价方式令乘客“更受伤”。经常使用Uber、滴滴和“我有车”的打车族蒋先生告诉,以滴滴快的为代表的“后付费模式”专车在优惠期后恢复原价,虽然广受吐槽,但在法律上不存在违约;而“预付费模式”的“我有车”则不同,该公司在接受乘客充值时是按照“0元起步价+1.1元/公里+0.4元/分钟”的车费标准,之后却单方面涨价为“0元起步价+1.4元/公里+0.45元/分钟”,虽然派发了优惠券,但既未在充值时言明涨价事项,也没有在涨价后提升乘客的额度,乘客的车费无理由“蒸发”了;加之该公司在充值时强调“一旦有送券,充值金额不可退”,乘客只能“哑巴吃黄连”。对于乘客的投诉,“我有车”的有关负责人昨日回应本报称:“充值200元送100元优惠是我们在6月面向市民的推广活动,而价格调整是本月10日才开始的。这期间有一段时间,如果市民经常打车,应该会在调价前充分享受优惠。抛开优惠价来谈,我们现在的价格加上0起步费其实也很低,几乎是市场上性价比的。”不过,该负责人同时表示,对于一部分消费者未消化完原有的充值就遇到调价,她会向市场部门反映这种情况,或许后续会有针对这部分消费者的补偿。专车公司回应或会补偿这部分消费者广东省消费者委员会法律委员会律师陈北元,昨天接受本报采访时表示:“各种打车软件层出不穷,为了争夺市场而使出的招式也乱花渐欲迷人眼,其中不乏一些熟知消费漏洞的专业团队,针对乘客心理而发大招,这时候消费者就要注意了,警惕格式合同和隐身条件。”陈北元进一步解释称,乘客预付费购买充值产品时,商家若不排除后期有调整价格的计划,则有告知消费者并协商同意的义务,商家应该保证乘客有充分的知情权,比如在合同中出现“后期可能有价格调整,以消费当期价格为准”等字眼。但陈北元同时提到,由于打车软件多是乘客在上使用,乘客注册时往往忽略这些夹在字里行间的“隐形条件”,以及一些在消费出现争议时向商家倾斜的格式条款。他还特别提出,商家如果利用屏幕的局限性,通过艺术呈现或不明显的呈现方式,在合同中不告知、淡化价格变动信息,则视为没有尽到告知消费者的义务,也是侵权的。此外,他还提醒消费者,上的各种软件鱼龙混杂,下载时不只要“手快”,更要“眼明”,并注意留下消费凭证,以免维权遭遇尴尬。律师说法商家未尽告知义务属侵权随着专车市场陆续吸引新的融资,新一轮“烧钱大战”或将引爆,不少打车软件平台也“磨刀霍霍向乘客”。比如不少打车族吐槽,有打车软件的后台系统,在乘客注册时并未提示就默认乘客允许“付车资20%的小费”;还有打车软件在首页设置了一连串车型,当乘客呼叫的车型无人接单时,软件就自动地“帮”乘客选择更贵的车型;甚至有打车软件平台在乘客端首页就默认设置价高一大截的“商务车型”,使得许多市民长期白白多花冤枉钱……广受诟病的打车软件中,既有国际品牌也有本土专车,许多“专车粉”便宜、方便的出行梦,就在打车软件频放的“大招”中碎了。一位在多家互联平台有深入研究的业内人士指出:“经过了几轮‘融资+补贴’,‘专车’等互联打车已经在大部分一、二线城市培育了一大群乘客和司机用户,市民的创新出行方式已逐渐养成,各路专车也该由‘烧钱’、‘炒作’进入成熟的口碑竞争体系,把竞争重点放在提升专车服务品质和车辆出行效率等方面,毕竟这才是创新出行方式的核心竞争力,而将乘客当傻瓜者,终将随着新一轮‘淘汰赛’的开启而遭乘客‘粉转黑’出局。”

usb2.0HUBIC厂家直销
新河县眼镜盒厂家
深圳优质智能锁厂家直销批发
推荐阅读
图文聚焦